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企业微博追债的故事又在上演!

1月30日,创越控股微博发文追债3.4亿港元。而就在三天前的1月27日,四川宏丰吉实业有限公司以“四川宏丰吉”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最卑微的官方微博”,追讨1.5亿元债款。

“原来我们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还有多少人中了席春迎的招?”双方共同指向的是“河南大学教授、现首控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拟上市公司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席春迎”。

目前,河南大学官微辟谣称,席春迎非该校正式工作人员,其他被提及的两家企业首控集团、金冠电气尚未作出回应。

在创越控股的博文中,席春迎身系两家公司的“真相”是“一套人马,多个牌子,换块菜地,再割一茬”。港股上市的首控集团,近几年经历企业转型、频繁收购与出售、股价下跌,当前已面临被清算的危险。而现在,在首控上失利的席春迎看中了即将科创板上市的金冠电气。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被伤的首控集团

创越控股与中国首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控集团”)有何关系?2020年半年报显示,创越控股是首控集团的大股东之一,持股14.78%。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1月30日的微博发文,并非创越控股第一次正面“刚”首控集团。2020年7月、8月,作为首控集团主要股东之一,创越控股多次就对方的频繁收购与出售,以及可转债与贷款情况发函问询,比如2020年8月3日要求对方对融资、放贷、资金用途、可转债偿付违约等进行说明。

当然,创越控股对首控集团的质询函,更多集中在后者的一系列收购与出售交易上。据统计,涉及的交易包括开封天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云南首控、KSI 教育股份、锦丰控股、昆明艺术职业学院、G8 教育、西山教育等。

可以看出,首控集团的这些收购与出售交易,以教育公司为主。财报显示,首控集团2014年之前主要从事汽车零部件业务,2014年年底开始涉足金融服务,2016年开始布局教育产业,形成“以教育投资运营为基础、教育管理服务和教育金融服务为支撑的三驾马车联动”。

2016年以来,首控集团相继在教育上进行多番收购,先后与英国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穆勒中心等多家国外教育机构达成合作,收购济南世纪英华实验学校、昆明艺术职业学院、西山学校、SJW国际等,持有、收购成实外教育、迈杰思幼儿园等。

“其实对于教育而言,首控更多的都是一些长期投资、战略投资,我们本身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所以不存在退出的问题。首控投资教育的过程,本身也是首控做大自己的过程。”席春迎曾在2018年10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正如他所说,教育是长期投资,并非短期就可以见效就可以有业绩产出。财报显示,2016年之后,首控集团开始持续亏损,2019年亏损21.88亿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3.39亿元。同时,其每股收益也为负。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席春迎的目的真的如他所说是在教育上做“长期投资、战略投资”吗?作为它的主要股东,创越控股对此产生了质疑。在1月30日的微博中,它将首控集团在教育以及其它公司上的这一系列工作,定性为“通过高买低卖,专业掏空上市公司”。

这一结论并非毫无依据。

创越控股质询函透露,首控集团2017年以3.8亿元收购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由全资子公司云南首控持有,2019年先后以2.4亿元、0.95亿元出售云南首控40%、30%股权,两次出售相差不到7个月,估值却缩水一半,第一次出售收益0.74亿元,第二次出售却亏损0.89亿元(叠加资本市场波动价值)。

众所周知,港股教育板块估值不高,甚至可能出现下滑,但对董事会几乎都是证券、金融背景出身,或与民生证券有关,或曾在证监会或者地方证监局任职,或在企业并购、私募、融资等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首控集团来说,云南首控这样案例的出现,显然是相当不合理的。

财报显示,首控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非执行董事席春迎(Wilson Sea博士),曾任民生证券总裁及主席,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等职;联席行政总裁、执行董事赵志军,曾就职于中国证监会郑州特派员办事处综合处、民生证券南阳营业部。

首控集团近年来的教育收购、出售不“专业”之处,当然不只一处。

质询函透露,2018年,首控集团增资成立不满一年且未查到从事任何业务的KSI 教育,持股48.99%,此后两年(2018年、2019年)KSI教育连续亏损共计4亿元。更重要的是,对于增资涉及的利元控股及姚女士,首控集团未披露详细信息。

我国教育资本化程度相对较低,可比参照较少,不同资本市场、不同细分行业由于接受度不同、发展模式不同,企业估值不易,这给教育企业的收并购带来了一定难度。对于熟悉资本与收购的首控集团来说,KSI教育的收购显然其中疑点重重。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港股不同于A股,有做空机制,对估值不易判断的板块,做空尤为方便。与产业上的“长期投资、战略投资”相比,席春迎及首控集团2016年以来在教育市场上的一系列动作放置在这一视角下,似乎理解起来更为顺畅。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首控集团2011年上市,此后股价一路不温不火,2016年开始涉足教育后,其股价开始攀升,并于2018年达到顶点。但2019年11月,由于资金吃紧,股权被质押,首控集团一度崩盘,股价曾一日跌去75%,并在此后一蹶不振。

2020年12月,首控集团公告称,一名可换股债券持有人向高等法院提出清盘呈请,呈请已于 2020年 12月 23日于高等法院在主审聆案官前进行聆讯。这支以教育之名,承载席春迎及其团队资本“野望”的股票,可能即将迎来“死亡”。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不死的“大鳄”

被伤害的似乎也只有首控集团本身以及千万股民,“资本大鳄”席春迎及其团队已改换目标,出没于另一个可能的上市公司。

1月22日,科创板2021年第8次上市委会议召开,审议的发行人为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冠电气”)。金冠电气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专业从事输配电及控制设备研发制造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避雷器和智能配电网设备两大类。

这家公司曾于2020年11月23日首次上会,被暂缓审议,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股权代持真实性。

当时的审核意见曾要求金冠电气说明“樊崇作为实际控制人的证据”,以及“席春迎是否实际控制金冠”。首控集团虽然可能即将面临“死亡”,但操盘手席春迎却并未停下自己的资本野心,金冠电气就被怀疑是他的下一个“猎场”。

四川宏丰吉在追债微博中,也着重强调了席春迎在金冠电气的持股情况,并在1月28日补充道:“已向证监会及上交所对席春迎扶植代理人上位、转换实控人、恶意废债务事宜进行了实名举报”。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根据四川宏丰吉的举报信,2005年席春迎通过合协创投控制了金冠电气,此前借款时,席春迎曾表示自己是金冠电气的实际控制人,控制了超过60%的股权,其中包括通过席氏投资控制的11.31%、外甥何耀彬控制的1.88%,以及“小兄弟、代持人”樊崇的持股。

当前,金冠电气与席春迎方面对此并未回复,但从招股书来看,席春迎显然在金冠电气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一方面,招股书显示,樊崇通过万崇嘉铭持有金冠电气50.07%的股权,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而据媒体报道,樊崇与席春迎关系匪浅,在工作于民生证券、兰尉高速、合协创投期间,樊崇是席春迎的下属。2005年,席春迎设立金冠电气,2008年,樊崇进入金冠电气。

2014年,樊崇受让金冠电气过半股权,成为金冠电气的实际控制人。资料显示,2014年4月25日,樊崇以承接金冠有限9706.9万元的债务为对价,从Wilson Sea(席春迎)实际控制的华星国际和合协创投分别受让发行人56.67%和6.66%(合计63.33%)股权。

另一方面,招股书显示,席春迎的席氏投资直接持有鼎汇通 100%股权,并通过鼎汇通间接持有金冠电气11.31%的股份。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席春迎的外甥何耀彬出现在了金冠电气的股东名单中,持股1.88%,并担任该公司的外部董事;同席春迎关系匪浅的首控集团联席行政总裁、执行董事赵志军,同样出现在了金冠电气的股东名单中,持股1.88%。

虽然创立很早,但金冠电气第一届董事会、监事会产生于2018年,这似乎可以被看作是金冠电气开启上市计划的开始。

2018年,是一个值得被重视的年份。那一年,科创板核心制度设计进入公开征求意见前的关键时期,整个市场都在盯着这块“香饽饽”;席春迎控制下的首控集团股价达到顶峰,布局教育所产生的各种问题凸显出来,创越控股对其的质询也集中在这一年前后。

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是提早布局,还是乘着科创板高估值东风的顺其自然?可以肯定的是,继首控集团后,金冠电气成为席春迎的下一个目标。

资本大鳄再出没,金冠电气是“避雷器”还是下一个首控?-一点财经

结语

资本市场是一个再危险、再刺激不过的游戏场,为所有人提供财富梦想的可能。同时,这也是一个并不平等的竞技场,输与赢在这里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平等。

在这里,资本大鳄鲜有死,受伤的股民却千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