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中国公募基金正奔跑在新征程上,力求为基民带来跨越经济周期的持续超额收益。

近年来,公募基金凭借运作机制较为规范的优势,迅速顺应市场优化产品结构,整体规模得以从约9万亿元放大到了14.77万亿元。这其中,权益类产品整体取得较高的长期回报,也越来越受到个人投资者的认可。

以长期业绩为驱动力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其拳头产品即为主动权益类基金。截至8月末,银河数据显示公司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率近五年为184.90%,排名第1/74,实属不易。

交银施罗德基金近几年的优秀表现与公司对基金经理的内部培养和投资理念的传承有着非常重要的联系。比如在最近一两年,其内部涌现出像田彧龙等一批新生代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的投资业绩可圈可点。

新生代基金经理已经开始担道交银施罗德基金未来的先锋官,他们究竟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投资框架和分析逻辑?他们又如何以交银施罗德基金的投研基底,持续为基民带来超额回报?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交银新生代

人才基底、团队结构以及稳定性,或可以说是公募基金公司成熟度的一项关键指标。

从团队结构来看,交银施罗德基金投研人员占比近四成,后台支持部门人员保持在三成左右,营销人员近三成,这样的组成结构也保证了其发展的均衡性。

尤其是在内部投研人员这种公募基金“核心资产”的培养上,交银施罗德基金采用以老带新、一对一梯队式培养方式,重视在价值观、研究框架、投研文化等方面最初的塑造与传承。

目前,交银施罗德基金大多数权益类基金经理来自于内部培养,不但能够形成自己的投研特色和风格,也能为基民提供更好的持基体验。

从投资风格看,交银施罗德基金旗下优秀主动权益基金整体呈现出“偏成长、重选股、低换手、控回撤”的风格和调性。这种风格调性即便在内部新生代基金经理身上,依然能够找到明显印记。

目前,交银施罗德基金内部14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中,12位出自内部梯队培养。田彧龙、王崇、陈孜铎、杨浩、刘鹏这5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是从应届生毕业即加入公司,经过投研历练后晋升为基金经理。

2014年走出校门即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的田彧龙,正是内部培养出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代表。浙大本科、交大硕士的田彧龙拥有“金融+光电信息工程”的复合专业背景,这正是公募基金经理专业人才能力框架中最典型的一类。

进入交银施罗德基金之后,田彧龙先后担任计算机及通信行业分析师、TMT组长、基金经理助理,为其后来在2019年担当基金经理,聚焦在科技、消费领域投资,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目前,田彧龙担任交银数据产业、交银科锐科技创新基金经理。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在科技领域的投资上,擅长挖掘优质公司标的的田彧龙,自2019年5月间担任交银数据产业基金以来,任职回报高达137.78%,表现远超同期沪深300的32.04%(截至2020年8月28日数据)。

今年1月20日成立的交银科锐科技创新基金,在田彧龙与杨浩的共同管理之下,亦跑赢同期沪深300(截止8月28日数据),交银施罗德基金新生代基金经理锐气不可挡。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投资进阶的逻辑

当前,A股市场正在内需大循环的新市场宏观环境与战略新兴产业领军发展的中观机遇驱动下,进行结构性变化与“慢牛”主张的市场趋势延展。基金公司也开启了新一轮产品线布局。

凭借优异的任职表现,田彧龙也将挂帅9月21日推出的“交银产业机遇混合基金”,继续挖掘在行业景气度、商业模式、公司质地上有一定优势,推动产业趋势发展和产品升级,引领产业发展新方向的优质上市公司。

通过对交银产业机遇混合基金(以下简称:交银产业机遇)的投向梳理,《一点财经》观察发现,基金拟将以科技和消费作为主要布局方向,希望构建“体现这个时代正在发生什么的”配置组合。

在科技赛道,田彧龙认为“新一轮科技赋能周期下,中国科技公司仍将大有可为。国产替代、集中度提升,提供成长股增长的两大动力”。

在消费赛道,田彧龙认为消费的“从1到N”代表着由于综合成本越来越低、品牌逐渐形成,竞争格局得到优化,因此消费公司会在出局规模后进入长期成长通道中;另一方面,消费行业由于基本面变动频率较低,产业逻辑较为稳定,因此持续关注的持有时间较长。

经历了六年多时间锤炼,田彧龙给自己定位是“产业趋势观察者”。

自上而下寻找中国产业逻辑中最受益的方向,力求前瞻性抓住每轮产业趋势的核心,通过“行业景气度、商业模式、公司质地”三个维度筛选出质地最优的公司,力求分享其成长红利 。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虽然观察近一年A股市场已经有了改变“短牛长熊”的迹象,但频繁受到外部因素乃至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市场情绪的波动也对基金公司权益产品的回撤控制带来很大的挑战。

不过,《一点财经》观察到,田彧龙在投资中较为注重追风险收益比,其管理的产品在市场波动幅度较大的阶段表现出了良好的回撤控制。

“基金必须控制好回撤,回撤控制是投资人赚钱、基金收益的保障”,在这种投资理念的确立下,田彧龙投资高成长行业时尤其强调买入和减持原则:提前研究产业趋势,不因估值相对高而错过投资机会;不赌景气度周期的完结,以心目中合理的估值和市值做减仓或卖出的标准,及时锁定收益,控制风险。

实际上,这样的投资框架和风控理念,在过去交银数据产业基金获得超额收益的个股标的上已经有过体现。相信交银产业机遇会进一步精进田彧龙的这套打法。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

交银施罗德基金在过去15年的发展当中,不断有新生代基金经理和梯级团队的代际涌现,使得公司能够在同业中不断攀升。

2019年交银施罗德基金获得5.89亿元的净利润历史新高,并连续第四年净利润保持在4亿元以上,显示了其稳健增长的姿态。

在同业中,交银施罗德基金也是为数不多的斩获五次金牛基金管理公司大奖的公司。2020年3月,在第十七届中国基金业金牛奖评选中,交银施罗德基金凭借长期以来出色的投资管理能力共揽获四项“金牛奖”;公司也连续两年蝉联“金牛基金管理公司”;公司的三只主动权益基金也斩获“金牛基金奖”。

从产品线角度观察,交银施罗德基金近五年来准确捕捉市场机会,布局满足不同风险承受能力、不同投资需要的产品线,同时亦形成了以主动权益产品“能打”的产品风格。

对于未来,从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的整体发展态势来看,处于上升期的交银施罗德基金预计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发展机会。

奔跑中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崛起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一点财经

结语

中国公募行业关系着数以亿万“基民”的投资幸福感,但对于这个行业、对于这个行业中基金公司、对于这个行业中带着光环又颇为神秘的基金经理,我们总是有一种陌生感。但实际上,这个行当里,每家基金公司、每个基金经理人又都是个性化的,需要被外界更为广泛的认知。

我们选择分析交银施罗德基金是基于在顺应市场趋势和公司内部发展逻辑上,交银施罗德基金近几年有非常亮眼的表现,无论是于市场还是明星基金经理人的培养上。总之,通过这个样本,我们可以快速通晓和管窥整个基金业的基本发展规律。

* 风险提示: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交银数据产业/业绩比较基准(沪深300指数收益率*60%+中证综合债券指数收益率*40%)表现如下:2016.8.16至2016年末-5.90%/-1.84%,2017年-19.55%/12.81%,2018年-13.74%/-12.93%,2019年92.50%/23.09%,2020年H1 36.99%/2.27%。田彧龙自2019/5/14管理交银数据产业至今,2019/5/14至当年底任职回报为49.82%。交银科锐科技创新为多基金经理管理,现由田彧龙、杨浩共同管理。交银科锐科技创新/业绩比较基准(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成份指数收益率×65%+中证综合债券指数收益率×35%)自2020.1.20成立起至2020.8.28收益率为30.69% /26.79%。田彧龙自2020.1.20开始管理交银科锐科技创新至今。(数据来源:基金定期报告、银河证券,wind,时间截至202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