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美翻盘三问:白衣骑士会出现吗?94亿“赌债”能清偿吗?中药饮片能缔造重生之机吗?-一点财经

距离ST康美退市还有一年半?

ST康美翻盘三问:白衣骑士会出现吗?94亿“赌债”能清偿吗?中药饮片能缔造重生之机吗?-一点财经

一点财经&多肽链 严 睿|作者

刘 煜|编辑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眼巴巴地看着大盘疯涨,牛市初现,ST康美(600518.SH)投资者心中寒凉,挥之不去。

换帅如换刀,那是足球场上的玄学。对于羸弱的ST康美而言,董事长、法人代表的更换像是扶植傀儡的垂帘听政。

当然,就目前现实处境而言,公司也确实需要有这么个“肉身菩萨”,于内安定军心,于外好给深套中的投资者们残留些许生还的希望。

在2020年6月20日公司发布的《关于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议案》中,原任公司法人代表的马兴田的名字甚至都没有出现,但当选公司新任董事长和变更后的法人代表的名字,却让投资者后脊梁发凉。

有媒体记者甚至出入马兴田出生地普宁市碗仔村,也未能查证到69年生人的马兴田与84年的马兴谷到底是何关系,但这还能看不出来俩人是同宗同族同家的近亲关系么?

所以,康美还是一家家族控制的民营上市公司,此前一度寄希望于国资介入甚至托管康美的投资者,恐怕愿望仍然骨感。

与很多被地方地方国资接管的民营上市公司不同的是,康美是因财务造假且控股股东占款的窟窿巨大,即便国资有意也得三思舆情与财务代价的问题。

何况,5月间证监会对ST康美财务造假案有所定性,60万的顶格罚款以及马兴田、许冬瑾夫妇被采取终审资本市场禁入决定的处罚也并非是此案的终结。

后续司法机关对康美药业案的查处,对相关人员的刑事追责以及民事追责机制的启动,很可能还会反复发酵康美造假案。

被钉在A股耻辱柱上的康美,哪那么容易洗白,投资者又不是只有七秒记忆的鱼。

但问题在于,保住了上市资格的康美如果2020年继续亏损,ST前面还得加上星标,如今的A股市场对于退市已经有了群体免疫,不再青睐“回魂”的故事。

这么算来ST康美的大限恐怕只剩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那么这家隐忧不断且刚刚开始刮骨疗伤的上市公司,有可能扭转乾坤吗?

01

白衣骑士会出现吗?

白马乍变黑天鹅,恐怕此刻康美药业的核心管理层自己都无法直视如此之大的窟窿,自救求存也是心虚。

7月4日,ST康美就6月5日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中责令其说明公司披露经营业绩发生多次大幅变动的原因做出回复。

但无论“按照新金融工具准则要求”、“按会计准则要求”进行减值测试,还是“受疫情影响”、“公司优化业务结构”,都无法掩藏康美已极度疲弱的事实。

按照6月17日康美药业最终公布的2019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度内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15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为-48.31亿元。

这个数字比1月间康美发布的业绩快报多出30亿元的亏损,比4月30日披露的预报数字也多了10亿元亏损。加上康美年报期末仅存5亿元现金资产等账面数据,投资者难免对公司能否快速自救更为忧虑。

不仅年报数据修订,康美甚至连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数据,也进行了大幅调整。与4月30日发布的未经审计的《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末的总资产减少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减少12.95亿元。

最终的2020Q1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1.70亿元,同比下滑76.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7亿元,同比下滑552.28%。

此外,截至今年3月底,康美业的总资产为636亿元,净资产为203.5亿元;负债总额高达432.46亿元,流动负债172.8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余额达到34.5亿元。对比其账面4.76亿元的现金资产,显然康美就像是一只随时可能炸裂的高压锅。

相比令人有些绝望的业绩数据,更糟糕的是多次大幅修改业绩数据的行为本身,要知道财务造假爆出之后,不仅是二级市场投资者对康美丧失信任感,供应商以及银行等合作伙伴也势必会更加谨慎对待康美。

ST康美翻盘三问:白衣骑士会出现吗?94亿“赌债”能清偿吗?中药饮片能缔造重生之机吗?-一点财经

尽管在2019年12月间,康美与建行等14家银行签订《存量贷款银团合同》,向银团成员行贷款 100亿元,用于偿还康美药业在各银团成员行的存量流动资金贷款,借款期限三年,每年固定付息两次。

但2020年6月,中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2020年第6次自律处分会议审议决定,对康美药业予以公开谴责、暂停其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并责令其限期整改;对相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严重警告或警告,并认定部分人员为债务融资工具市场不适当人选。

说白了,这是银监系统自上而下的要给康美信用降级。而即便是与康美已经达成低息贷款协议的银行,在康美自救的信贷支持上也怕是谨慎谨慎再谨慎的。

反正从来不会雪中送炭的金融机构不可能是康美的白衣骑士了,望眼欲穿的投资者自然希望地方政府能给财德两失的康美带来转机。

也的确,从2018年民营上市公司大规模爆发财务炸雷起,很多辖制这些上市公司的地方政府就成了最后的键盘侠,诸如东方园林等公司就是如此操作从而避免继续恶化的。

6月9日,ST康美公告称,公司与梅河口市人民政府、梅河口市财源投资及康美医投签订了《关于梅河口医疗健康中心项目合作协议》,约定财源投资出资7亿元参与康美控股孙公司的增资事项,康美医投作为爱民公司现有股东同步增资。

这是康美药业首次正式引进地方国资,而公司新任董事长马兴谷与梅河口市委常委、副市长王军签订协议的照片,让投资者又有所想象。

毕竟康美药业所在的普宁市,在经济大省的广东却属于经济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的,而康美曾是当地政府的纳税大户,纳税额一度占据普宁的三分之一多。

拯救康美也是拯救当地财政的这个逻辑就成了投资者的希望所在。然而,现实是当地政府并没有什么出手动作,能够“指导”当地银行继续给予康美信贷支持,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02

94亿“赌债”能清偿吗?

除了账面悬而未决的财务压力之外,另一个对康美会产生关键影响的则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

按照证监会对康美案调查结果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在2016年至2018年间,康美药业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

这些未走程序的借款被马兴田等人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并且这些占款此前没有按规定进行披露。

这也是康美案的关键症结之一。相比康美的自救,控股股东的违规占款清偿恐怕更是个不确定因素。

要知道,截至2019年12月末,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及其控制的关联公司普宁市康淳药业、普宁康都药业,非经营性占用康美药业公司资金总额合高达94.8亿元。

ST康美翻盘三问:白衣骑士会出现吗?94亿“赌债”能清偿吗?中药饮片能缔造重生之机吗?-一点财经

按照康美药业2020年一季度末的203.53亿元净资产计算,占款方也就是公司前任董事长马兴田相当于掏走了近一半的康美净值(46.6%)。

2018年10月,马兴田家族以410亿财富排名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52位,但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马兴田家族跌落至723位,财富缩水至59亿元。

换句话说,马兴田家族恐怕已经是“资不抵债”的状态了。事实上,在今年5月间,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向康美药业出具的《债务代偿计划承诺书》中也表示无力清偿上述占款总额,只能分期付款。

在马兴田向康美药业出具的《债务偿还承诺书》中,拟以现金、中药材和其他资产,分期三年偿还资金占用方非经营性占用的全部公司资金。

6月17日,康美药业董事会审议通过的《关于督促实际控制人按照债务偿还承诺书的要求尽快归还占用资金的议案》中,对于马兴田的占款清偿作出安排:

2020年底前,马兴田要向康美累计偿还不低于10%的占款,也就是说起码要还款9.48亿元;2021年底前,累计偿还不低于占款总额的40%,也就是38亿元;其余部分则必须在2022年底前,“连本带利”的全部清偿。

即便是分期付款,对于马兴田而言,能在三年后全部清偿康美药业的占款都像是天方夜谭。2019年A股全部上市公司的平均营收规模132亿元,平均净利润规模9.9亿元。如此比较,马兴田得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上市公司来,都还未必能还债。

《债务偿还承诺书》中还有一条协议:如果不能如期以现金偿还的,马兴田必须变卖担保物以现金方式偿还占用资金。问题是,马兴田家族又有什么可变卖的担保物或者其他资产呢?

实际上,康美药业在资本市场上飞速成长的同时,马兴田与其妻许冬瑾及儿女也在进行各种投资。这一家四口从2011年持5.63亿元参与古井贡酒(000596.SZ)的定向增发以来,先后出现在歌尔声学、蓝盾股份、亚威股份、东方雨虹等多个融资项目中。

2016年,马兴田女儿马嘉霖出现在游戏公司盛讯达(300518.SZ)的十大股东名单中,以21.43%的持股比位居二股东,并且时至今日也已然是盛讯达的二大股东,持股市值约为4亿元,不过也已经质押出去了。

如今,左手资本、右手实业的马兴田家族是左右手都玩砸了。其手中可以造富或者变现的资产也质押出去不少,就算把马兴田夫妇持有的已经质押出去ST康美股份全部拍卖,按照眼下公司股价,也不到23亿元。

总之,这94.8亿元的控股股东违规占款,始终会是悬在康美救赎路上的巨雷。

03

中药饮片拯救得了康美吗?

好歹,在康美惊天造假案爆发之后,公司起码还做出了一些自救的行为。

比如,以13.9亿元出售公司持有的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9.458%的股权。回收现金以缓解给公司运营的财务压力;

而后又与广州医药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本协议为双方开展项目合作的基础性框架文件。这显然是要稳固住公司的业务;

再者就是通过积极与金融机构沟通,获得公司存量贷款银行成员100亿元三年期贷款,进而得到流动性支持,有效降低公司财务费用,为公司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

与此同时,康美药业对内部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梳理和整改,强化内部管理,并提出“聚焦发展中医药产业”,尤其是将以中药饮片及其制品作为其核心业务。

ST康美翻盘三问:白衣骑士会出现吗?94亿“赌债”能清偿吗?中药饮片能缔造重生之机吗?-一点财经

“通过有机整合公司的产业布局优势、线上线下互相强化的采购优势、研发制成与质管优势、营销服务优势,成为具备中医药全产业链动态整合的企业。”

这听上去,至少还是有些思路的,毕竟以往康美在行业里的标杆影响力如今还能拿出来说一说事儿,自己的核心产品也还能拿出来稳住一些市场合作伙伴和投资者。

事实上,早年间马兴田创办的康美药业原本是以化学药品为主的公司,在上市一年之后,马兴田才扭转船舵将康美转型为中药公司,并一直围绕中药产业链做布局。

而这次转型正是源于2002年康美药业8000万元兴建的中药饮片生产项目的一期工程。如今,ST康美“刮骨疗毒”,全面收缩布局的同时,寄希望与18年前扎下的主业根基来重振公司。

问题是中药饮片市场会像18年以前一样,给ST康美重生的机会吗?

据国家统计局前瞻产业研究院调查资料显示,国内中药饮片市场规模持续放大,2011年-2018 年我国中药饮片加工市场规模从874亿元增长至2637亿元,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1%。

2017年中药饮片行业营收规模为2165亿元,2018年则达到2637亿元。中药饮片产业一直被纳入国家重点保护的范围,甚至被认为是战略性产业,受益于此,中药饮片行业景气度高于同期医药工业其他子板块的增速。

如此看来,ST康美集中发力在中药饮片方向发力救赎自己,是个明智的选择。作为康美药业的核心业务,其中药饮片产销规模一直在同业中稳居鳌首。

按照2018年财务数据,康美药业中药饮片营收为41.42亿元,同比增长 22.80%。这个规模远远领先于位居其后太龙药业(600222.SH)、寿仙谷(603896.SH)同期5亿元左右的中药饮片营收规模。

虽然这个数据可能存在一定水分,但若按此来看,作为行业产销规模领先的康美在中药饮片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57%,如果康美能够踏踏实实在这一领域持续提升市占率,恐怕公司还有翻身的可能。

然而,2020年7月初,国家药监局、国家卫健委发布202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将于12月30日起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中药饮片将迎来更加严格的行业监管。

近几年,包括康美药业、国药控股、云南白药、哈药集团等行业头部企业均多次被检举产品不合格。也因此,2019年国家药监局专门发文整治中药饮片质量。

在严管环境下,倘若康美不能持续提升中药饮片的生产安全与产品质量,一样会被监管方严打。另一方面,一些头部公司也会由此加速对中药饮片行业的资本整合,这对于财务压力始终难解的康美来说,是严峻的竞争挑战。

未来一年半时间,ST康美能否上演救赎奇迹,现在虽然难以断言,但可以肯定的是信用额度继续充值的康美倘若再出现任何差池,恐怕退市也未必不可能。

04

后记

同样是骇人的财务造假案,瑞幸咖啡与ST康美似乎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这让许多市场评论人士难以理解。但实际上,A股市场的监管方是出于保护20万ST康美中小投资者的角度,才没有将其推向退市。

接下来,就得看康美是否能实现大翻盘,因为这既是康美的自我救赎,也是拯救投资者、拯救中药饮片行业形象、拯救A股上市公司形象的一次救赎。并且,这一次,康美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