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的口罩-一点财经

作者|多肽链创始人 严睿

如果朱一旦的《一条劳力士的回家路》还有续集终章,那么剧情可能会这么写:

七八次转手之后,朱一旦捐给疫区的10万条口罩连带那只劳力士又回到了旦总的手上,这不禁让他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在金钱和利益的驱遣之下,貌似纯良的人们也会动歪脑筋。朱一旦敏锐的捕捉到口罩、人性、金钱之间存在着的某种微妙联系,终于又露出他标志性而经典的面瘫式微笑。

于此同时,新冠肺炎病毒虽然被很快控制,疫情渐渐平息,但肺炎病毒仍在快速进化并实现了与人类宿主的共生关系。

另一方面,虽然世界各国禁止和严厉打击野生动物的交易,然而非法狩猎者、谋利者和玩命之徒的食客们、玩家们通过暗网继续着各种肮脏的野生动物买卖交易。

威胁人类的各种病毒像幽灵一样,仍然伺机找寻攻击人类的新的机会。口罩是阻断病毒危害人类的最重要的屏障。

肺炎之后,口罩逐渐与阳光、空气、水一道并称为全人类赖以生存的必需品。世界各国争先恐后的为80亿地球人夜以继日的生产制造口罩。

而此时的朱一旦在卖掉了他所有的公司之后,成立了一个全球性的口罩交易期货市场。这个市场也凭借旦总的网红威名,迅速做大做强,全球90%的口罩期货交易都在这里完成。

不仅如此,口罩也很快取代了黄金成为全球大部分国家的储备货币。成功挖掘了口罩金融属性的朱一旦趁热打铁的发行了口罩币,迅速超越比特币成为全球第一的电子货币,并在8G时代成为全球通兑的虚拟货币。

将巴菲特挤下神坛的朱一旦,依旧每天坐卧躺在他办公室里,接受着来自七大洲四大洋拍下与他午餐机会的各种肤色的人的朝圣。

每当这个时候,朱一旦不再伸出手腕露出那块劳力士,而是轻轻从右耳边卸下挂绳,摘掉最外层的口罩,露出里面崭新的纪念款N95口罩。

“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新冠病毒已经连续十多天出现新增和疑似病例双降的势头,但各个网络电商平台渠道的口罩销售仍然靠“抽奖”式抢购,绝大多数人只能望图兴叹,一罩难求。

朱一旦的那部视频虽然荒诞乖张,但也的确是直戳戳的反讽了人性。回想疫情爆发以来各种网路上流传甚广的段子,你能说这些段子是没有真实发生过或者没有现实基础吗?

事实上,疫情爆发以来这段时间里很多现实版本的故事,真是超乎我们日常的认知和判断的,尤其是在特殊境况之下,传播的渲染加重公众的焦虑情绪,放大了我们的恐慌,从而产生了很多微观失序的状态。

不论疫情结束之后,14亿中国人人均口罩储备量会不会遥遥领先其他各国人均总和,但全民抢购口罩已然会成为一种社会化符号,被深刻的印记在历史当中。

见微知著,细品几个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的“故事”,或许能够让我们更清醒的认识自己。

故事一:人心

李艾怎么也没想到会因为一个口罩,把自己差点弄成了“全民公敌”。

曾几何时,学医出身的李艾放弃省城医院工作的机会,在镇上开办了中医诊所,经过多年打拼,诊所口碑和经营双丰收,李艾也是老婆眼中的偶像,丈母娘家里的优质女婿代言人,邻里羡慕的能人。

为了让诊所同事们早点回家团圆,李艾在鼠年春节前一周就给大家放了假,自己值守在诊所。疫情开始被人频繁提起的时候,李艾盘点了一下库存的口罩,决定发放给邻里和诊所的客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没怎么宣传的情况下,1月20号刚把几百只口罩摆出来派送就被老百姓一扫而空。接踵而来更多的求口罩的人,快要踏破门槛了。

眼瞅没了口罩库存,李艾才反应过来自己手头只剩下车里遗留的少量一次性医用口罩,后悔没给自己家人多留一些。

谁会想到口罩能成为这一年春节最紧俏的新年伴手礼呢?也因为这事,李艾被老婆狠狠的臭骂一顿,因为丈母娘给亲朋好友们承诺安排的口罩计划落空了。

更让李艾难过的是,一些没有领到口罩的老人冲进来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口罩了,是不是想囤积居奇的卖高价,甚至还声称要去举报他和诊所;一些没有领到口罩或者想再来给家人弄些回去的老人,死磨硬泡的缠着他。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家人和客人,李艾连忙联系到了远在杭州的朋友紧急调配3000只口罩过来,没成想朋友前脚刚刚发出快递,后脚李艾就收到了口罩被征用的消息。

疫情比之前预料的严重很多,周围的人也越来越恐慌。在李艾看来口罩也不过是一个基本的防护,普通人可以做的预防措施还有很多,不应当只想着靠口罩解决一切问题。

然而,3000只不知所踪的口罩还是让李艾遭遇了空前的压力,无论他怎么解释、怎么安慰,也堵不住老婆抱怨的嘴,丈母娘嫌弃的脸;他再怎么去科普和教化,周围的邻里和客人也听不进去多少,反而怪则他耽误了他们从别的地方买口罩。

短短几天时间里,李艾觉得很多亲近的人变得陌生,很多平日温和的人变得不那么友善,很多通情达理的人变得敏感而激烈。

他不明白的是,这究竟是人心在灾难来临时的变化,还是人心本来就长成的样子。

故事二:恶语

Tim刚陷入了一场网络骂战,起因也是因为一只免费的口罩。

1月22号,Tim刚看到平安好医生的官微发布了一条“全民送口罩”的活动信息,当即就按照活动提示登录平安好医生APP,领取了一只3M的N95口罩,同时还把信息转发给了不少朋友。

但很快有朋友就发来信息说平安好医生领的口罩并不是免费的,得掏十块钱的,还告诉他说这是一种很多互联网公司常用的营销套路。

这让Tim刚很生气,那个时候别说3M的N95口罩了,就是一次性的普通口罩都已经在药店脱销了,能领到一只N95的口罩非常好了,十几块的费用平安好医生在活动说明里解释的很清楚是快递费。

马上就要除夕了,也只有顺丰快递还坚持开工,这十几块的运费也是合情合理的。再说,这笔费用是快递公司收的,又不是口罩钱,何况这会儿十几块你也买不到N95啊。竟然还有人“白吃萝卜还嫌辣”?

刚在微信怼完朋友的Tim刚又突然发现,平安好医生送口罩的这个活动在网络上又出现了各种非议的声音,不仅很多人认为这是平安借疫情做营销,有人收到不同于N95标准的口罩,指责平安好医生不讲信誉,甚至有网帖直接攻击平安好医生这波操作是“发国难财”……

很久之前就用过平安好医生问诊的Tim刚觉得,平安这样的大公司根本没必要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做事件营销,疫情这么严重,平安好医生的高层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为卖点口罩、为增加点流量而“发国难财”,这根本解释不通,不能为黑而黑嘛。

在Tim刚看来,疫情的发展本身就超出了绝大部分人的想象,那么多公司那么多人都在用各种方式,积极为防止疫情发展,为普通老百姓服务,这样好事情却被另一些人吹毛求疵的找茬,这实在太不可理喻。

Tim刚是一家网络公司项目负责人,曾为某地政府做过关于舆情服务的项目,与很多网警一同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也正是那段时间他认识到网络舆情有时候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是非常有害的,往往制造流言恶语的成本很低,但要打假纠偏那成本就太高了。

也因此,他养成了“义务网警”的习惯。经常性的在微博、头条、雪球等等网络平台上各种“纠偏纠错”,因为虚拟世界不是法外之地,需要更多理性的声音而不是肆意发泄情绪,甚至是恶意的攻击。

整个春节在家闭关的日子里,Tim刚一直在网路上各种科普、辟谣,在各种阴谋论、情绪帖下留言纠偏纠错。他希望让更多人不去盲目的听从听信,用更理性的思考来面对疫情的种种问题。

虽然在网上Tim刚被“一群爱翻墙”、“爱滋事的键盘侠”恶语相加,但他也同样发现,即便平安好医生送口罩这样的小事件下,仍然有大量的网友是心怀感激,并能宽容理解的;而自始至终,平安好医生也一直与用户在解释沟通每一个细节。这才是应对疫情的该有的态度。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翻起手边那本100多年前法国人庞勒的著作《乌合之众》,Tim刚觉得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故事三:诱惑

放弃了去海南和家人汇合的付先生正月里这段时间忙得四脚朝天,县里领导要求动用一切关系和资源采购一批N95标准的医用口罩,准备配备给本地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

询问过整个省内的相关企业,付先生才得知本地几乎没有有资质和完成设备的企业能够生产口罩,只能从省外去调集。但此时,疫情的发展已经相当严重了,武汉封城,湖北告急,口罩、防护费作为战略物资被调往疫情严重的地区。

虽然也有几例确诊和一些疑似病例,但付先生所在地区总体上疫情并不严重,原本医用口罩已有外省企业捐助,但半路上也被调去了其他地区,所以领导们还是决定再采购几批口罩,配置给当地医院。

因为长期在地方政府的卫生归口工作,付先生也与许许多多医疗器械行业的人相熟,政府采购的消息一出,当天他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大堆各种口罩供应的信息。连多年不联系的做装修生意的高中同学都突然冒出来提出供应口罩。

付先生仔细询问每一个供应商的资质、生产信息和开工状态,时间价格成本等,但发现大部分供应商并不满足供应条件,所以一一回绝。

不过,仍然有一些供应商锲而不舍,甚至提出各种各样的“条件”,让付先生考虑“有钱大家赚”的建议,至于资质什么的可以通过国外的公司,国外的资质来应付,只要付先生帮忙“协调疏通”。

这怎么可能?付先生当然是一口回绝,但对方也明说这次采购任务分配给了很多部门,你懂行所以卡得严,但别的人可“收送”,找你不过也是为了以后进入采购名录。

好在前期采购回来的小批量口罩因为质量、标准、企业资质差异很大,县里领导班子又开会决议,统一采购两个标准的口罩型号,并且归口一个部门集中统筹。

这下子,付先生才感到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为“各路神仙”供应口罩的事情犯难。但通过这次的疫情,付先生也看到了很多平时伪善的商人们是如何做生意的,以后要离这些个人远点!

结语:

本文中的三个“故事”所涉及人物均为化名,虽表述有太多遗漏信息但确为真实发生的事件,他们愿意讲述并非有太多无奈和不解,而是因为他们认为理性看待问题,做好自己是每个人的必然,否则,口罩真可能会像段子一样成为魔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