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一点财经

出生于资本,成长于资本的熊猫直播,最终败于资本。哪怕在王思聪的那一纸担责声明,也没有使早已关闭的它从资本的漩涡中远离。

熊猫直播: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一点财经

作者 / 邱 韵

编辑 / 刘 煜

近日,被限制消费的王思聪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一次,他是想还钱的。2019年12月26日上午,普思资本发布消息称,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

在这份声明中,普思资本强调,这一决议是“经过近两月,几十轮商谈”,“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以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

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打脸。熊猫互娱的股东,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景岭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相继向媒体表示,自己没有参与声明中所谓的商谈,也从未参加过谈判。

曾经意气风发的熊猫直播早已一地鸡毛,原以为可以在“王校长”颇有担当的声明中留得一点体面,没想到这点体面在资本面前已所剩无几。在关站声明中,熊猫直播希望“一起封存属于它的独家记忆”,如今看来,这些记忆也已被染上尘埃。

由资本催生的熊猫,最终也败于资本,如今只落得一地鸡毛。

01

成于资本

熊猫直播的出现伴随着一个曾被全民所知悉的故事:学成归来不想继承家业的王思聪,用父亲王健林所给的5亿元创立了普思资产投资公司,熊猫直播正是这5亿元的产物之一。

当时正值2015年,经历以PC端竞技类游戏爱好者为核心的初创期后,中国电竞市场开始进入沉淀期,依然以电竞游戏爱好者为主,但加入更多长尾游戏内容以及小众游戏用户。

整个市场,无论是用户还是行业参与者,都预感到了市场的某些变化。按照艾瑞的预测,2014年游戏直播用户规模为0.30亿人,未来三年(即2015年、2016年、2017年)将保持58.8%、108.0%、47.6%的增长。

“我即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游戏爱好者王思聪多次表示熊猫是创业,而非投资。“不差钱”的他,采取了大开大合的打法:一方面邀请明星入驻,为平台引流,Angelababy、鹿晗等都曾入驻熊猫担当主播;另一方面重金从虎牙、斗鱼等挖主播,包括其中水蛇腰尹素婉、世界级LOL选手PDD、风行云等,其中PDD甚至被传出签约费高达1.5亿元。

这样的打法,确实奏效了,后来者熊猫直播发展迅猛。一度,其月活用户达到8000万,月活主播超过15万。在媒体报道中,一个熊猫直播前工作人员自豪于此,在他看来,曾冲到第二的熊猫直播哪怕不是最好,也是最稳定、用户体验最好的产品。

只是这一辉煌来自于2017年5月的B轮融资完成时。当时,上线两年的熊猫直播,已完成多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6.5亿元。投资人中,有知名的互联网大佬,周鸿祎、贾跃亭,也有光源资本、真格基金等。

熊猫直播: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一点财经

自诞生之初起,就自带光环的熊猫,显然已经获得资本的青睐。而且,自带光环的熊猫直播,显然已经比很多竞争对手幸运得多。

在熊猫直播进行B轮融资的2017年5月,竞争对手们也在进行融资,不过进程显然比它晚得多,比如5月16日,YY旗下虎牙直播获7500万美元A轮融资;5月24日,360旗下的花椒直播获天鸽互动1亿元A轮融资。

在B轮投资熊猫直播时,投资人们对它的未来充满期待:“看好熊猫成为直播时代的泛娱乐电视台”,“播领域会诞生大平台级的伟大公司”。

当时一切的迹象都在表明,直播这个市场已经成为下一个必争之地。原本做社交的陌陌开始做直播,阿里的淘宝直播、天猫直播开始初露头角,腾讯自建与投资了多家直播平台,百度爱奇艺也有直播投入……

在大江大河里,是否所有的鱼都能跃龙门?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且,在所有人都在闷头前进,谨防同伴时,有人正在从另一条赛道上跑来——抖音在2017年3月爆发,并在当年年底完成了对文娱市场的进一步收割。

02

败于资本

2017年5月获得融资的一个直播平台中,有一个值得特别关注,那就是360所投资的花椒直播。这个项目立项时,合伙人中包括金山元老朱传靖,前趣游董事长玉红,360产品经理欧胜、向明等多个360或与360相关的人。

花椒上线第二天,周鸿祎在微博上转发了第一条花椒直播内容:“有意思,我准备每天花五分钟在花椒上分享创业经验产品心得,你会来看吗?”

但显然,花椒直播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2015年12月时,其公布的日活跃用户是50万,web端每日访问量为100万。

熊猫直播: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一点财经

但周鸿祎的直播之心不死,在他的直播列表中,又一个项目出现了——熊猫直播。

外界对熊猫直播的讨论,似乎一直集中在自带流量的王思聪身上,实际上,360以及周鸿祎也是讨论熊猫直播所绕不开的因素。

上述熊猫直播前工作人员向媒体自述称,熊猫的组建离不开360的支持,早期员工基本来自于360。熊猫直播与360的合作,一开始是360将一批员工委派到熊猫直播,后来让这些人自己选择留在360还是去熊猫。

除了这种业务上的关联,360也在资本上与熊猫直播产生了关联。早在2015年11月,熊猫TV的投资方增加了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厚泽”)和金明,其中君厚泽由陈文江创办,而她曾投资360,担任360独立董事,担任360战略顾问。

此后,360正式在资本上进入熊猫直播。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11月,奇虎360战略投资熊猫直播——这时的360,似乎是想在直播上增加一枚砝码。

后来,它的这一砝码越来越重。2017年完成B轮融资时,企查查数据显示,熊猫直播已有19位股东,其中除了持股40.07%的王思聪外,周鸿祎控制下的奇虎360已升至第二大股东,持股19.35%。

当然,360的入股并不是问题,B轮融资的问题在于,导致熊猫直播的股权分散,实际控制人王思聪手中的可转让股权比例变得很低。

有媒体测算称,B轮融资完成后,熊猫直播的股权构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除王思聪持股40.07%外,兴业投资等机构的总持股约为32.77%,360与金明持股25.80%。因此,下一轮融资中,如果要保证控制权,王思聪的最大可转让股权比例仅为7.3%。

不合理的股权比例,成为阻碍熊猫直播进入C轮融资的最大因素之一,其他因素还有熊猫直播因管理而造成的直播流失、平台活跃度下降,以及外部抖音等平台兴起的冲击,等等。

对于前期依靠资本打法“大开大合”的熊猫直播来说,融资上的停滞不前相当危险。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王思聪也在钱上紧了起来。

2018年11月,王思聪将珺娱文化持有的10%熊猫股份置押给周鸿炜旗下的奇智商务融资1550.45万元。由此,王思聪持股30.07%,周鸿炜持股29.35%,两人持股相近。

熊猫直播: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一点财经

网络上流传的一则未经证实的对话显示,有人在总结熊猫直播倒闭经验时将原因归结于管理层,并直指有360背景的高管内斗。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8年11月,王思聪将股权质押给360时,熊猫重金挖来的主播PDD宣布退出熊猫直播,甚至进行了起诉。事后,在网友质疑声中,PDD称:“确实有一些不大的债务纠纷,目前已经在协商解决中了,和老板(王思聪)没有半毛钱关系,否则立即撤诉!”

2019年3月7日,熊猫直播服务器关闭的前一天,PDD短暂回归;第二天,熊猫直播宣布将逐步关服;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

此前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CEO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中发长消息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

出生于资本,成长于资本的熊猫直播,最终败于资本。哪怕在王思聪的那一纸担责声明,也没有使早已关闭的它从资本的漩涡中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