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厮杀与谋变,会是中国医药产业下一个十年的主旋律吗?-一点财经

从2015年的7.22,到2018年的12.6,再到2019年的77事件,中国医药行业似乎始终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革了一批企业的命,自此之后医药行业“被迫”开始清醒。

 

一场4+7,尽管只是试点,但俨然已引起轩然大波,不管是本土企业,还是在华MNC,都已开始认真的重新思考接下来的战略布局。而国家医疗保障局突然联合财政部对77家药企展开核查,无疑更是挑动了每一家药企的神经。真实成本核算、渠道费用去向、营收数据的真实性等等,每一项都牵动着企业经营的命脉。

 

每家企业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与压力。但其背后的核心逻辑,是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旧有规则被摒弃、新的规则正席卷产业每个角落的必然。在这样一个产业动荡的大时代背景下面,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产业的脉动。

 

在这样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下,企业应该如何选择未来的道路,是重中之重。

 

2018年中国医药行业的变化来得十分迅猛:大部制的机构改革,为新时期的格局变化定下基调;医药行业频发的黑天鹅事件不仅引起了社会震动,也引发了相关监管部门的调整;年末“4+7”带量采购竞价结果的公布,让业界看到“超级”医保局在战略性购买定位下的强势主动出击。

 

临近年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有关事项的公告》,虽然卸下了悬在“289目录”药品的时限利剑,不过等待仿制药企的挑战不再是要不要通过一致性评价,而是必须通过一致性评价以及其后,该如何保价、保量、保可持续。

 

好消息是新药审评加速,2018年国家药监局共批准上市新药48个,并进一步缩短新药上市的审批时长。据麦肯锡报告显示“中国对全球医药研发的贡献率已从第三梯队进入到了第二梯队。”中国医药研发的创新力量已经不容忽视。

 

中国医药研发的进步,一方面得益于政策的密集出台,地方支持和共享平台的建设,中国药审不断深化改革,加速了新药临床和上市的审评审批、NRDL更新等,以及国家不断在引导产业向创新转型升级;另一方面得益于资本的大量涌入。

 

毫无疑问,2019年将是医药产业全方位“转型升级”时代的开始。

 

2019年6月21日,由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主办,上海医药集团作为发起与战略合作单位,E药经理人杂志承办的2019浦江医药健康产融创新发展峰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如期举行,近800人到场参会,政府官员、企业家、投资人等同台演讲、讨论、争锋,其目的,正是探讨出这样一个问题,即大变革下的企业选择及创新投资机会,到底应该是什么,在哪里?

 

高收益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第一,国家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中国医药行业完成销售2.4万亿人民币,规模如此大的一个行业,为什么产生不了全球排名20强的医药企业?

 

第二,2015年药品注册积压多达2.2万件,按正常速度15年内批不完,为什么到2017年,短短两年时间积压批件能快速解决到只剩不到4000件?

 

第三,针对原料药出了不少政策,为什么现在原料药反而价格越来越高?临床产品短缺越来越多?”

 

大会一开始,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郭云沛便一针见血的连发三问。郭云沛表示,最近一直在思考这样几个问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两个字:政策。

 

“中国医药产业是跟政策高度关联的行业。政策好,医药产业发展就快,例如2015到2017两年时间内药品积压快速解决,就得益于2015年国家加强药品医疗器械审批文件的出台。但政策一旦和现实脱轨,我们的产业发展就要碰到阻碍。”

淘汰、厮杀与谋变,会是中国医药产业下一个十年的主旋律吗?-一点财经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郭云沛

尽管挑战诸多,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即近年来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速度无疑是突飞猛进的。

 

以上海市为例,据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朱启高介绍,自1993年起上海就将生物医药作为全市的发展战略,而到了2018年,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已实现经济总量3433亿,增长5%,其中制药业1176亿,增长9.8%。

 

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企业自然也会毫不犹豫的抓住机会。上海实业总裁、上海医药董事长周军在会上透露,上海实业早在上世纪末就开始布局生物医药领域。

 

近年来,随着确立了“再次国际化、深度资本化、聚焦大健康、拓展新边疆”的发展战略,上海实业进一步加大医药环保等大健康产业的发展力度,2018年营业收入占比超过80%,资产占到三分之二,盈利占到60%以上。

 

周军强调,企业存在的根本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大变革时代,我们更要不忘初心、战略坚定。上海实业、上海医药将坚持融产结合、创新发展,致力于推进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

淘汰、厮杀与谋变,会是中国医药产业下一个十年的主旋律吗?-一点财经

上实集团总裁、上海医药集团董事长周军

只是,对于大部分医药企业而言,中国医药产业那个高收益的黄金时代,或许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用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郭云沛的说法,是“刚迈过了三道坎,又面临着三座山”。

 

所谓三道坎,第一是两票制,第二是药品加成取消,第三则是营改增的实施。但从目前来看,这些问题基本得到解决,暂时度过难关。

 

而到了2019年,又面临着三座山。第一是各类目录的即将出台,例如新的医保目录、临床监控重点用药品种目录、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等等。第二则是药品工艺更改的严厉核查。E药经理人研究院此前曾做过一个调研,全国90%的企业都面临着擅自更改工艺这把大刀看下来的风险。第三则是严杀虚高药价,4+7、财务核查已经开始进行。

 

因此在郭云沛看来,三道坎与三座山的背后,首先是临床用药的严格监管,但同时也意味着行业正在面临一场大洗牌。

 

“国家局2018年11月底统计的数字显示,中国目前还有4441家药企,在2017年4376家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美国是多少?840家。”

 

郭云沛讲道。“美国这些药企的年销售额,大概是4510亿美金,而我们原料加上制剂,按照相应口径统计只有780亿美金。我们企业数是美国的6倍,但销售额只是美国的1/22,所以行业肯定要大洗牌。”

 

这也是在当前严峻的背景下,以及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性时期,讨论产、融结合的意义所在。

 

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原调研员王宏广认为,接下来,“淘汰老品种、淘汰小企业”,将是一个大趋势。“产业升级、合并同类项是大势所趋,只是快或慢的问题。兼并重组、做大做强、引进大专家、开发大产品、占领大市场、培育大企业,这才是未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