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0万,平安好医生实现互联网医疗行业“流量之光”的背后意义-一点财经

本文为多肽链|多肽学社原创

作者丨丛名龙

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医疗像极了20年前的电子商务!

回溯20年,那是中国电子商务的萌芽期。以8848为代表的B2C电子商务网站,在网络工具和市场生态非常稚嫩的时期,在仅仅1000万中国网民的基数土壤中,孕育下未来的种子。

2020年,中国网购交易额预计将达到2.5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网购人数将达到5.75亿人,占据全球线上交易人数的流程。

更为惊人的是,这个天文数字仍然在扩张着边界,仍然保持着令人叹为观止的增长。

与衣、食、住、行一样,医疗健康必将会是中国人消费的又一极。

2015年左右,在一批先行者的铺垫之下,和着14亿人口对医疗健康的刚需,互联网医疗破茧而出。

而在近期的一份《2019年1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中,基于对社交、电商、医疗健康等领域的数据研究显示:“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平安好医生一家独大,豪取六成新增用户”。

这份出自中国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检测平台Trustdata的报告中,平安好医生2019Q1全域生态流量5500万,同比增长1.8倍。

5500万,平安好医生实现互联网医疗行业“流量之光”的背后意义-一点财经

相较14亿人口的医疗健康保障需求,互联网医疗仍处在市场存疑与快速成长兼具的阶段,正如早期的电子商务。

然而,从发展逻辑上讲,互联网医疗给医疗服务行业带来变革是毋庸置疑的趋势。而平安好医生等矗立潮头的公司,也必然是要经历几番试错与竞争的洗礼来验证趋势的必然。

流量的积累、用户行为的改变、医疗本质的坚守、数据与技术的赋能,这些都是需要花费耐心与时间来锻造的。

壹丨“聚流量”

和其他领域一样,用户流量是互联网医疗最为核心的资源要素。它直接决定了互联网医疗公司的市场可能性。

“我们还要不断聚合用户,夯实场景,积累医疗健康大数据。”

不久前,平安好医生公布2018年财报时,其董事长兼CEO王涛表示,“聚流量”仍然是眼下平安好医生的首要要务。

尽管按照Trustdata的数据,平安好医生目前坐拥5500万的全域生态流量,且在行业新增用户量的获取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

但相较(截至2018年12月末数据)8.29亿互联网用户和32亿件健康险年签单量来说,平安好医生仍然有巨大的流量提升空间。

而且从市场需求以及刚性角度而言,平安好医生这一类互联网医疗app未来一定会持续提升MAU数值。

因此,眼下5500万的全域生态流量不过是平安好医生布下的“火种”。

一旦流量的规模化效应、入口的内涵不断延伸、平台生态的闭环形成,到那时就会出现王涛口中“爆发式收入增长和大规模盈利”。

互联网医疗头部公司都在以在线问诊、健康咨询为服务入口,深度挖掘医疗服务,并向产业链延伸布局,这不是简单的“发展计划”,而是更加趋近医疗服务核心的进阶之路。

若单纯通过流量思维来观察平安好医生,互联网医疗首先要以用户量积累为重心,流量除了造就平安好医生的领先优势,也对其生态圈构建和完善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问诊的服务量,首先沉淀的数据是摸清用户行为,进行用户分层管理;其次才是病种等数据库的完善;再次是通过AI等技术手段“辅助”服务。

用户量的规模化积累,才可能形成市场势能,才可能谈及完善服务。其全流程的服务,均为沉淀庞大的数据资产,才能进一步开发数据价值。

目前,平安好医生已形成线上线下服务闭环,在闭环内日渐丰富平安好医生的一站式生态场景,未来也势必从规模日渐壮大、配套日益完善的互联网医疗生态平台中获益。

贰丨行为变革

医疗服务长期形成的“堰塞湖”折射出医疗体系的困境,不仅需要改革的策动,也需要工具的撬动。

互联网正是最好的工具选择。

如同淘宝、京东的出现让零售业呈现出几何级增长的同时,也顺应了彼时“拉动内需”的宏观经济需求;而今的互联网医疗也将成就推动“健康中国”的一场伟大变革。

抛开那些量化数字,平安好医生等互联网医疗app或者说平台与绝大多数其他领域互联网流量平台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们正在深刻影响和改变着用户行为。

如同当初电商平台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行为一样,今天以平安好医生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正在重构行业生态要素,从而改变人们的就医习惯以及健康管理方式。

用户数量以及行为数据量的积累,其实也是互联网医疗重构和不断优化行业生态的一个过程,进而影响C端用户行为和B端机构服务行为发生改变。

于C端用户,让没必要淤积到医院的部分,消化在线上;让有必要、无意识的用户,及早导流到合适的医疗机构;让有意识、有需求的用户能更精准有效的匹配医生及医疗机构。

在这个过程中,平安好医生这样的平台生态也在不断教化用户,唤醒大众主动健康管理的消费意识。

于B端机构,利用互联网工具逐步改变行业端机构的服务行为,使它们跨出医院的物理束缚,释放医生生产力,高效服务C端用户。

在这个过程中,用户、服务机构、平台方、支付方以及市场各种主体构成的生态要素,必然会重新排列组合,不断调整和优化。

毋庸置疑的是,诸如平安好医生这样的平台一定是推动对行业生态要素进行重新组合的主体之一,其也代表着更为先进的行业生产关系。

一端链接庞大规模的用户群落,另一端链接优质医疗服务机构。其链接价值就是让有限的医疗资源释放出更大的市场价值,真正通过市场要素重构与效能提升而改变医疗服务生态环境。

从行业端理解,平安好医生等平台出现实际上也是行业本质所决定的,医疗行业需要更有效率的工具来释放自身的生产力,解决原有生产关系中的种种矛盾。

叁丨“医疗底”

流量、数据、技术等因素,最终的指向就是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和效率这个核心,无论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或者创新技术,都必须围绕医疗底色这个核心而建。

作为第三方平台,平安好医生重点是在重构生态要素上,通过深度了解医患的需求、心态、行为习惯以及服务方式、话语体系等等,从而实现医疗行行业资源配置的均衡化。

中国医疗的根本性的问题就在于医疗资源不均衡,本身供给不足,医生资源稀缺,再加上资源配置效率受原有体制的束缚。

借助互联网医疗,可以实现分级诊疗,即小病和初级诊断放在社区医院,大病重病放在三甲医院,完善医疗体系的分级和转诊制度。

对于医院来讲,大量患者盲目涌入三甲医院,而基层医疗系统却难以发挥作用,这样的矛盾局面如果不得到有效解决,医患矛盾只会愈演愈烈。

无论是平安好医生的自建医疗队伍、AI医生的技术研发,还是平安万家的赋能基层诊所,都是围绕医疗服务本质建设的。只有尊重医疗本质,才能被市场和用户尊重。

拥有1196人的庞大自有医疗团队的平安好医生,成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其所提供的咨询服务,大大提升了咨询速度和效率,使得用户能够在线上享受到更加完善的专业咨询服务。

另一方面,平安好医生运用深度学习等大数据算法,不断优化AI辅助诊疗系统(即“AI Doctor”)。

在咨询量持续扩大的情况下,平安好医生的用户满意度保持在98%,全年日均在线咨询量达到53.5万,较2017年增长45.4%。

目前,平安好医生的生态圈中,多个场景中都有“AI Doctor”的身影,大大优化了在线问诊的效率,及时且更好地满足患者的问诊需求。

据官方数据显示,平安好医生“AI辅助诊疗系统”已经积累了近4.1亿人次咨询数据、已累计覆盖超3000种疾病。

同时,平安好医生还加速线下布局,打造基层医疗线下的入口,目前使用万家云诊所平台的诊所已经接近4.7万家。整体的供应商网络较2017年末增加约1500家。

平安好医生如何增厚自身的“医疗底”,也是其获取市场认可、行业尊重的重要一步。

因此,如何对优质机构的甄选和激活,如何将自建医生团队不断进行专业化提升,如何利用技术工具将线上线下串联医患的全流程的“无缝对接”,都将是其不断要迭代进取的。

肆丨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虽说借助互联网的优势,流量可以快速累积增长,但互联网医疗的成长依然要遵循医疗行业的基本成长规律,服务能力与内涵却需要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形成真正的壁垒。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能够降低信息交流成本,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同时,由于信息技术的数据功能可以融入到传统的物理实体中,使产品变得更加智能化。

这将引发医疗行业的变革,为提升我国医疗服务水平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契机。

可以想象有了信息技术、互联网,其实极大地方便了医疗数据在不同医院、不同机构、不同人之间的共享,同时也方便了消费者、患者对医疗服务进行评价。

而医疗服务行业本质决定了互联网医疗不可能出现脉冲式的增长,只可能徐图缓进的成长,因此必然需要大资本的支撑才可能趟出一条路来。

这个过程道远且艰难,并不是有资本就能达到彼岸,这个成长的学费是必然,只是谁愿意去支付的问题。

同时能够使互联网医疗真正完善,更需要借助政策、市场与资本共同支持,并且这三方也已经旗帜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剩下的只需要交给时间去打磨。

政策层面,无论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两会”,互联网医疗也早已提上国家日程,政府为何一而再的推动互联网在医疗行业的发展,正是看重其改变行业生态环境的价值。

那么我们再次反观平安好医生第一季度的5500万流量的数据价值,这正是电影14亿人口超级大国,建设健康中国的“星星之火”。

这一过程中一定会经历从被认知、被接受到被喜爱的漫长过程,这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