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投资,公立体系下的虎口夺食-一点财经

多肽链丨多肽学社宣

作者丨丛名龙

随着一波波开放政策对社会办医的扶持,资本更是蠢蠢欲动的盯着医疗产业新机会。

原有投资医院等重资产医疗服务项目的资本方,看到目前十大第三方医疗机构、医生创业、互联网医疗、医疗AI等新机会,自然也成为其热门选择。

这些项目经过资本的加持后逐步崭露头角,也开始逐渐追赶公立医疗体制的脚步。

虽说市场份额占有度依然无法与公立体系相提并论,但更加注重服务性的非公医疗,也逐渐展现其服务分级的优势。

医疗行业的核心资源依然是医生,所有产业均围绕医生需求来进行不同功能释放。

但推动医学研究的进步不仅需要依靠优质人才,更需要资源数据的共享,科技成果的互通,医疗个体与企业技术能力与数据协同能力依然不足为继。

如今,公立医院以事业编制,科研课题,学术地位和行政资源等多重体制绑定了最核心的医疗资源,还能够以充裕的现金流优先级激励医务人员,升级医疗设施。

同时吸引更多病人来看病,再次创收,可是过度集中的资源却导致老百姓看病更难,更贵。

另一方面,民营医院学科发展受阻,没有优秀的从业人员,没有病人看病,长期处于边缘化,20%的超级医院集中了80%的资源,强者愈强。

国家为了缓解这一现象,相继推出了“多点执业”、“分级诊疗”“精准医疗”等改革办法。

借希望通过打通医生人力资源的流动性来破除民营医院的发展瓶颈,可效果也是“治标不治本”。

最重要的一个明眼现实是政府把更多医疗机构推向市场,拨款越来越少,甚至断奶。医院要养活自己、留住人才、购置设备、改善环境、宣传品牌等,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这使其发展成本最终必然转移到患者身上,这无疑也是加大了患者的就医成本。

在未来的大健康产业的布局中,医疗机构(也包括与医生的连接)作为医疗版图中的中枢神经和流量入口、连接器,是核心资源的掌握,是作为未来科技、AI数据化的重要试炼场。

甚至是整个生活服务模式下的核心支柱之一,才能大健康变革的进程中发挥重要价值。

那么发展社会化医疗自然成为了一项重要工作,更多患者为了追求更好的医疗服务,也流露出自费就医享受更好服务的需求,于是投资医疗服务机构就变成了资本入局的重点。

当然,医疗健康是技术导向型和政策导向型行业,这个领域的投资有很高的专业门槛和资源整合能力要求。

如今更多医疗投资者,也已经非传统投资的快速追求资本回报,而开始适应医疗行业规律放慢脚步。

并且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运营者,则需想方设法担起医疗服务质量和医院生存发展的重任,这无疑对于现有医疗体系的一大重要补充。

医疗服务产业链涵盖医疗服务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的全过程产业体系,其发展主要受支付方、技术、业态和应用场景四方面变化的影响。

但纵观医疗产业特点,医疗服务费用支出占比相比较于医药及医疗器械费用支出占比较低,但从市场上看,资本对医疗服务也倾向于更专业、可复制、具有技术门槛的企业。

据E药经理人发布的《2019医疗产业投资指南》显示:“2018年医疗服务融资金额为11.05亿美元。”

“其中第三方辅诊与连锁专科始终是医疗服务融资中的重要部分,两者占医疗服务整体融资金额比例由2014年的50%上升至2018年的90%(连锁专科占比一般超过50%)。”

据《多肽链》观察,目前更多医疗投资机构更加看好轻资产性质的连锁医疗服务项目,单体投入小成本低,可以避免在经营过程中出现更大的损失。

中国社会办医正在向技术型驱动和规模化发展迈进。

纵观过去十年发展较为成功的民营医院,大多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明确自身的定位与发展特色以实现差异化,以基本医保为基础,发展混合支付,借力多方作资源加快业务发展。

当前,医疗行业正在趋于成熟,早期项目逐渐减少,投资更加集中在头部机构,并购和战略投资的重要性逐渐提升。

但单纯通过资本的注水也无法真正在公立医疗体系虎口夺食,能够保障医疗服务质量才是重中之重。